医师教女性「洗下体」、骑士「洗阴囊」打破中世纪禁浴文化


洗澡曾被认为是「鼓励处女」做败德之事

数月前由于议论动物权益,曾听一位朋友说到「不同民族的宗教信仰,总有它的理由,应该尊重」,笔者由衷地尊重她对宗教文化的敬畏之心;然而,回顾充斥浓烈宗教文化的中世纪历史,实在有太多千奇百怪的宗教观念,你难以理解它的理由,有部分几乎是教士无中生有创作出来,就像「不准洗澡(禁浴)」便是其中之一。如果你看过罗素(Bertrand Russell)《为什幺我不是基督徒》(Why I Am Not a Christian)提及近代仍有修女穿衣洗澡,理由是为了不让上帝看见自己裸体而羞愧,对此说感到万分讶异,以下由英国史家葛瑞格.詹纳(Greg Jenner)整理的一段历史,你或许更感啧啧称奇。

这个禁浴之说并不是指14世纪黑死病时期,人们误以为一起洗澡会染病致死,实情是跳蚤传播鼠疫造成,所以惊慌不敢洗澡,而是追溯更早的一段时期。直至12世纪左右,欧洲仍有不少人相信「温水浴」引起肉慾,是一件令人羞耻的事,这种创意无限的信仰观念,是源自4世纪声称拥有法力的圣叶理诺(St Jerome)神父,认为所有关于沐浴的理由也不充分,是堕落的根源;推翻2世纪基督教神学家克莱门(Clement of Alexandria)温和的说法,因为后者认为虽然基督徒为了「欢愉和温暖」沐浴是不好的,但为了「健康和洁净」则可以接受,只要洗澡的时候不要感觉很好,不望别人的裸体便可以了。

圣叶理诺则认为,洗澡等于鼓励处女做出败德之事,令人蒙羞,而且想不透圣洁的基督徒有甚幺理由需要沐浴,是故他有一句名言:「沐浴在耶稣内的人不需要第二个浴池」(“he who has bathed in Christ needs not a second bath”),把这套不洗澡的理论甚至写成了着作,对当时的基督教社会影响颇大,不少人以此为典範。

他亦得到朋友伯利恆的圣保拉(St Paula of Bethlehem)支持,强调处女那「洁净的身体和洁净的衣衫代表不洁净的灵魂」(“a clean body and a clean dress mean an unclean soul.”),这句话有点绕圈子,其实就是处女既然有洁净的灵魂,自然容得下身体和衣服种种的不洁。

一众东征骑士率先忍受不了恶臭、意大利医师有沖洗阴部指引

实质上,「禁浴」正是「禁慾主义」的一个重要面貌,是一小撮人拾取某些自己很有感觉的象徵意义,主观投射到耶稣的教诲之上,犹如生活一场场的「精神战争」,生活小事也可战胜一切。也许你们认为只有中世纪的基督徒才会这样说,是古代人的滑稽,实情并不必然;当年预科的时候,曾有一位基督徒同学跟笔者说,要彰显上帝的大能连「开瓶盖」亦要怀抱信念便可战胜一切,大概主观的感性投射是信仰颇强烈的心理倾向。

回到这场历史的禁浴风波蔓延至修道院,例如本笃会会规(Benedictine order)禁止年轻又健康的人洗澡,只容许病人洗澡,而隐修士偶尔为之。

这样的禁慾氛围到了12世纪总算有些改变,缘由跟战争有关,而且由男人触发。当十字东征军进攻耶路撒冷的时候,一些满身「臭水死狗味」的士兵,尝过伊斯兰世界土耳其蒸气浴(源自罗马文化)的美好,回国后深信洗澡一点也不可耻,只要挨过恶臭的人必懂十分必要,及后影响了其他骑士,几乎成了信条,更重要是这样的信条再投射到「善待女性」的精神之中,而女性相对男性更难容忍恶臭。

随着时间推演,由宫廷贵族逐渐多了排斥「禁浴」的文化,转而崇尚「高贵的洁净」(noble cleanliness),尤其男女最容易传出臭味的地方必须洁净,男士的腋下、睪丸(阴囊)是重灾区,女士则要处理阴道异味和阴蝨。

有本据称出自某意大利医师的妇科手册叫《特达欧菈》(The Trotula),建议女士以当时有香味的收敛水沖洗阴部,再配合灰混油膏涂抹。又到了13世纪,体味受到民间重视,藉着名神学家汤马斯.阿奎那(Thomas Aquinas)提倡仿效中东,有了折衷方案,就是透过焚香的气味净化身体,认为此举象徵「上帝恩典」,提醒只要恪守规条死后便可到天国去,不过,最容易碰到污物的贫穷人家,还是必须洗澡。

不管怎样,重视洁净的文化普及之下,及后欧洲终于抛弃了圣叶理诺近千年前脑海「无中生有」的创意,社会更引进了伊斯兰蒸气浴。

中世纪穆斯林信徒比基督徒更重视洁净身体

请别惊讶,中世纪穆斯林文化崇尚清洁的身体,远远比上述欧洲人来得执着。当基督教社会开始视不准洗澡为一种「神圣的污垢」自赏的时候,穆罕默德早期却推广「洁净是一半信仰」的观念,信众亦视沐浴为重要的生活文化,很厌恶身体不洁净。

穆斯林每天五次祷告要进行「小净」(wudhu),把「双手、嘴巴、鼻、脸、臂、髮、耳、脚(先右后左)」清洁;另外,假如面对「房事、月经」或其他有感不洁的东西,便要进行「大净」(ghusl),自然是把全身清洁回复纯洁,所谓土耳其蒸气浴(hammams)的普及就这样继承了罗马浴场传统技术,据统计,9世纪的巴格达就有近一千五百间浴堂,比罗马帝国时期更多,而且,儿童及随僕可免费沐浴,以达致全民保持清洁。

有时候,当我们看到美国传媒报导「白人至上」文化观时,即使不谈经典电影《American History X》,实在有太多讽刺的历史他们未有认清,所谓民族文化不断演变,也受过诸般难以想像的宗教信条无中生有影响,后人要经过繁重的过程,才能透过经验教训去芜存菁,盲目崇尚一时一地的文化传统或信仰,认为神圣不可侵犯,部分人先天注定享受尊荣,这样的观念不但未合符科学价值,同样通不过历史的检验。当然,要延伸探索下去,绝不只有洗澡一事。

延伸阅读:

    「别把手伸进衣物去摸私处」—这些礼节改写了人类文明 伪善、名誉没想像中坏奶奶vs.媳妇:隐藏在印度香料中的「婆媳关係」

参考资料:

葛瑞格.詹纳(Greg Jenner)着:《用一天说历史:从石器时代到数位时代,你的一天是人类累积的百万年》(A Million Years in a Day: A Curious History of Everyday Life),台北市:马可孛罗文化出版,2017年8月初版十一刷。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