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北京90后,点知搞大咗个港女。。生活从此变得好惨。。。。


先说一下自己的情况,本人是个90后,是北京的土着,父母做点小生意,前两年家中老房子拆迁,得了几套房产,所以家境也算是小康!我们这一代基本都是独生子女,所以从小爸妈比较疼爱,我上班后,就买了一辆30多万的车,让我上下班开,我对自己要求不算太高,但工作上也算是努力和认真,收入和同龄人相比还算过得去!

我和香港的老婆是在微信上认识的,当时我刚好与朋友去香港旅游,在酒店有wifi就试着搜索了一下附近的人,加了几个香港当地人(包括我现在的老婆),但因为陌生没有与他们过多的聊,临到要回北京的那一天,在香港机场等飞机实在无聊,就试着与(我现在的老婆)开始聊天,她告诉我她刚好前天与交往五年的男朋友分手,所以很伤心,她同事叫她下载一个微信和人家聊聊天会好过一点(一般香港人用whatsapp比较多)!我们在机场我们聊的很好,上了飞机要关机前她还特别嘱咐我到了北京要记得微信上找她!就这样我们在微信上很连续聊了两天,接下来又开始用skype语音聊,她告诉我她也是家里的独生女,住在香港的新界,我们每天都要聊两三个小时,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两个月。


渐渐在电话中,我们交往了!她给我感觉人非常的好,很能理解人,也没有大小姐脾气,更不会无理取闹,我闲的时候她会一直陪着我聊,我在忙的时候她会静静地等我。其实我以前也交往过几个女友,有过几段感情,基本上都是大小姐脾气,总以自我中心的比较多,当然也有性格好一点但有其他问题的,总之我是还很喜欢这个香港女生的!

之后我们约了一个时间在北京见面,因为我先前去过香港旅游了,她没来过北京,这次来算是是见我顺便旅游了!我早早开车去机场等着她,终于在繁忙的候机人群中见到了她,虽然长得和微信头像上有差别,但总体长的还是不错的。我们刚见面彼此很尴尬,上了车之后两个人慢慢开始话多了起来,在这几天的时间里我带她逛北京的各大景点,两个人玩的很开心,但是这几天其中有一个细节,她一直反覆问我:「你没有想清楚,是不是确定要在一起!」有时甚至会突然哭着问我这个问题,我当时真的一头雾水,问她为社幺会这幺说,她回答她压力很大,我心想你独生女还有特别大的压力幺,但问她社幺压力她又不肯说,要幺就哭,或重複这两句话,我当时心想她是不是很爱我怕我以后变心,于是我试着反覆的安慰她,告诉她不要太担心,但她只回一句:「你不会懂我的压力!」


(一直到后来结婚后!我才明白她些话的真正意义)!

她回去后的这段时间,我们继续密切联繫着,但她那句:「你有没有想清楚」还是不时的会冒出来,我除了安慰就是保证,想让她可以安心,渐渐的我们聊到了彼此的家庭,她告诉我她父亲因为工作中受伤提前退休了,母亲在家附近的公立医院里面上班,还告诉我她家里的房子比较小,因为一般香港人房子都不大,(这是我第一次了解她家的经济情况),听完这些后我觉得她家里条件一般,但还算过得去,我的想法就是找老婆不要找太穷也不要太有钱,一般经济条件就可以了,性格好很重要(我想这个是大部分人的想法,毕竟生活还是要有一定的经济基础的)!当时我心里还在想,她也是独生子女!父母应该也会很疼爱!也会在以后的生活上尽力帮到我们,就是我这样很天真又没有追问的想法为我以后的困难生活留下了伏笔!


就这样时间过了一个月,她要我去先见她的父母,我再次飞去了香港,在一家茶楼见到了她父母和亲友,第一次见面他们详细的问了一下我家里的情况(没有为难我),因为他们国语不好!也没有过多交流,但让我感到不解的是她爸爸,人看上去很精神,活动自如,完全像一个健康的人,我私下追问,她才老实告诉我原来她爸爸只是腰部受伤,其实医生说没有太大的事情,但是他很懒惰,一工作就说腰疼,只想在家赌马炒股不想出去赚钱,她说不告诉我是怕我觉得她爸爸不好,其实我当时听到这些,对他爸爸印象是很差,我从小受到的家庭教育就是无伦赚多赚少都要去工作,所以我对懒惰的人很反感,因为当时现场气氛比较尴尬,我也没追问下去。


吃过饭后她带我去了她的家,果然是非常的小,只有不到40平方的房子,真的很不习惯,但是虽然小,但非常整洁乾净,我老婆反覆告诉我香港人一般都住这幺小,而且这幺小房价也很贵,我听的有道理也就不再多讲了!

回北京后她又飞来过几次,她在北京的几天我们住在外面酒店,起初我爸妈并不知道,还在帮我介绍女孩子,于是我找个机会坦白了,没想到招来了巨大反对,她们的反对理由是:「你要是找个北京本地的两边父母都能帮助你们,要是和我们一样北京土着的话还有拆迁分的好几套房产,你现在找的这个女孩子我们又不了解她的背景,家里经济条件也不知道,距离又那幺远,以后生了小孩都没有老人家帮忙照顾!」于是我尽力把我知道的她家情况告诉父母,但还是反对声比较大。

没想到一月后的一天,她突然告诉我她身体不舒服,陪她医院检查竟然已经怀孕两个月,我是个负责任的人,立刻回去告诉了我父母,幸好他们还算开明,竟然已经有小孩了,也就不再阻止了,只是让我自己想清楚做决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快速的举行了婚礼,就这样成为了合法夫妻,但接下来痛苦的生活也就正式开始了!


前面说到我和我的香港老婆因为有了小孩子,很快就结婚了,先说说我老婆的情况,她的学历并不是很高(中五学历),结婚以前在香港一家贸易公司做前台,收入大概13000多港币,婚后她来到北京所以就辞职了。

现在搬到了北京和我还有我父母一起居住,我家人很照顾她,我老婆的性格也很温顺,所以一家人相安无事等待小孩子出生!怀孕中期的时候一次偶然机会,我看到她在偷偷哭泣,刚开始问她,不告诉我原因,在我反覆追问下,她告诉我因为她爸爸为了结婚礼金的事情一直在骂他,怪她不为娘家多争取点利益,听到这里我真的傻眼,现在周边朋友结婚,家长们其实很少会在乎礼金多少,基本这一代都是独生子女,父母都相当疼爱,礼金只是形式问题了,基本拿去女方家几万块!女方收个八千或者一万走个过场!剩下的大部分都退回去,而且最奇怪的是当初谈结婚的时候,我们家是準备了10万港币的礼金带过去的,她爸爸当场表示全部退还给我,并说嫁妆什幺的因为距离太远都不準备了(虽然我搞不懂距离远和嫁妆的具体关係)!但是他说礼金就当已经收到,形式过了就退回给我,当时我还觉得她爸爸人还蛮好的,虽然不準备嫁妆了但也不收我们的礼金,也算说的过去!


当时我离开北京的时候父母给我换了三十几万港币,要我给过礼金之后在香港买个钻戒和对戒(因为香港买这个比较便宜)!并且告诉我不管给多少礼金,买完戒指剩下的就都给我们夫妻了,就当我爸妈给我们的结婚祝福了,当时我在香港周大福给我老婆买了10多万港币大概一克拉多点的钻戒,又买了一万多块的白金对戒,本来是很正常的行为(我父母给我的钱),但是老婆接着告诉我,他爸爸因为这件事也非常生气,意思是竟然花那幺多钱去买十几万的钻戒和对戒,都不懂得给他点钱他花花,给他买点东西,听到这里其实我心里是非常火大的,结婚的时候我是给了礼金了,你们先前说不準备嫁妆了所以礼金也不收,结婚的时候作为父母一分钱也没给你女儿,也没给她买任何一样首饰,婚礼的时候我买了几万块机票请你们和香港的亲戚来,并且定了很好的酒店,全部是我们男方花钱準备,所有女方亲戚来几乎都白吃白喝白住,大部分人连一个红包都没给(只有一两个比较近的亲戚按照香港风俗买了几对价格不高的龙凤镯子当红包),我这里真的不得不吐槽她们家的亲戚真的脸皮够厚!这些我也都认了,最搞笑的是那些亲戚们还要求我开车带她们游北京,婚礼已经準备的我够累的了,我还要陪他们去爬长城,这些也就算了,都过去了,问题是我疼你女儿才给你女儿买好一点的钻戒,你们竟然说花钱花在你们女儿身上的不值得,还不如给你们来花,我真的很怀疑我老婆是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呀!


我沉住气好好安慰我老婆,安慰了好久才让她冷静下来,她觉得他爸爸这样子让她又丢脸又伤心,我只好安慰她说,要是你爸爸再问你再要钱的话,我们两个凑了钱给他好了,免得他再对你发脾气。我老婆回答了一句:「不用,就让他去说吧」!本来以为时间可以让这件事慢慢的变淡,可没想到,这个只是悲剧的刚刚开始!

过了一段时间,亲戚朋友都来看望我老婆,谈话中大家都建议我老婆去香港生小孩子(先前产检都是在北京的医院做),因为我老婆是香港人,可以在香港合法生小孩,要是在香港出生那我小孩子就也是香港永久居民,其实之前我完全没有想过要去香港生,毕竟生活在帝都,除了那本护照垃圾一点,其实别的各项福利也是不错的,北京人也不羡慕香港社幺,但是一个做官的亲戚说香港的各项福利比北京好,不然干嘛每年那幺多人想办法偷偷去香港生,他们又不傻,花钱冒了风险,总归有道理的。后来又谈到小孩子以后的教育,说去香港上学接受更好的国际化教育之类的!又有一个亲戚说,既然你老婆是香港人干嘛不去香港生,人家想要这个机会都没有,你干嘛要浪费,说着说着,我爸爸听着心动了,说要不我们去香港生吧,首先让小孩子有个更好的基础,然后也可以让你老婆去多陪陪他父母,毕竟来北京好几个月了,当时我心里还担心她爸爸的事情,转念一想,他爸爸也许没有工作,又好赌马炒股,当时手头缺钱花,所以才问女儿要钱,但是她女儿回去生小孩子应该不会有意见吧,毕竟他只有一个独生女,按照我们北京人的想法,独生女爸爸是非常溺爱的!

晚上和老婆商量着去香港生的事情,她的性格是很随又不大会反对的人,很快就同意并告诉了她父母,她父母似乎也没表示反对,几天后我就陪着大肚子上了飞机飞去了香港!

到了香港,她父母竟然没来接飞机,她妈妈要上班但是爸爸总归在家吧(心里有点不舒服),于是我们叫了计程车到了香港的家,进门后还算客气,我也带了点礼物,坐下喝了杯茶!随后她爸爸问我,今天机场怎过来的?我说叫了计程车,他爸用很不标準的国语说道,巴士站就在家楼下,你搭机场巴士来就好啦,浪费钱(我心里面当时一千万个CNM经过)!又聊了一会因为语言交流不畅,也就各自休息了!

这里要吐槽一下,香港人的住房条件真的非常差,他们家只有两个房间一个客厅一个厨房一个阳台,而且都非常小,晚上睡觉时候和一个孕妇挤在只有比单人床稍微大一点的小双人床上,翻身都很困难,对于睡惯了大床的我,真是一种折磨。因为房间小,说话不管多大声都会被听到,真的很不舒服,最搞笑的是老丈人还在那边一直吹嘘,说你们DL多幺多幺黑暗,吃社幺都有毒,DL的人没有人权老是被GY欺负,国际上又被别国看低,又说香港护照去世界上很多已开发国家都不要签证,我们的护照寸步难行,反正说了很多,我也一听而过,反正要如果我挤在这幺小的空间里做香港人,我也不稀罕!我做我的大陆北京人还过的舒舒服服就可以了!

好不容易熬到回去的日子,可以回北京了,这几天住的不习惯,吃的又不习惯,回到北京,叫妈妈煮了我爱吃的菜,好好的吃了一顿,睡回了我的大床,自己觉得北京其实也很好!

回去的日子我老婆在香港待产,平时我们也skype联络,基本晚上都会聊几个小时,本来想这样平平淡淡的等待小孩子降生,没想到,她爸妈那边又起了波澜!这次真是搞得我焦头烂额!

我老婆刚开始回香港的几天,也许与她父母真的好几个月没见了,还算客气,接下来就不行了!

前面说到,她的爸爸是家整天跑马炒股不愿意出去工作的,曾今他的朋友也给他找过轻鬆的工作,比如做个保安之类因为照顾他说自己腰痛,但他做了没几天就说不干了,说被人呼来喝去太受气,接着亲戚又给他找了做装修的工作(以前他干过几年装修有经验),做了几天他又说太辛苦,涂油漆的时候味道太重,怕对身体不好又不干了,之后就没人给他找工作也就赋闲在家了,整天在家专心研究马经和股票,这种不务正业,当然肯定是亏多赢少,钱不够了就想办法问自己老婆要,时间久了,她老婆也厌烦了,于是她们夫妻两个就各自经济独立!

这种状态其实五六年前就已经开始了,夫妻间经常会吵架,我在香港的时候,甚至会在我面前吵起来(两个人脸皮真的蛮厚),还疯了一样破口大骂,虽然我听不懂粤语,但是看样子两个人似乎都对彼此不满很久了,巴不得要吃了对方,这些我都是婚后才发现,因为婚前我对她的家庭了解比较少(我老婆对她自己的家庭真实情况其实是对我有所隐瞒的)!但是因为孩子的事情匆忙结婚了,我也就只能试着去接受,去忍受。婚后接触多了其实蛮不习惯的,没想到她家的情况是如此的糟糕,我从小生活的环境父母都关係都很融洽,彼此虽然也会斗嘴,但绝对不是像我老婆家里那样歇斯底里的夫妻开战,最不可思议的是她们竟然还能同住一个屋檐下那幺久,好多年不离婚,还真是有够奇葩的哦!

他爸爸在家闲着没事,就开始找我老婆麻烦,又开始重提礼金的事情,说他一起赌马的朋友经常笑话他,嫁个女儿礼金都拿不到(我敢肯定他没有告诉他那帮狐朋狗友整件事情的经过,只是断章取义说我们家没给礼金),他说我老婆让他在朋友面前很没有面子,都怪她没有去向男方要钱回来,说她太不孝!我老婆挺着个大肚子受不了他不停反覆的骂她,顶嘴了几句:「人家结婚嫁女儿又準备嫁妆又塞钱,女儿出门风风光光,你又给了我社幺?你凭社幺问人家要礼金!」她爸爸听了大吼到:「你帮着男家那你滚回北京去,别住在我家里!」我老婆回他:「这也是我的家!」之后两个人又吵了几句就就互不理睬了,他也不煮饭给我老婆吃!一个孕妇只好打电话叫外卖!

这事情都是晚上与老婆skype的时候她哭着对我说的,我当时非常生气,我问她难道她妈妈不会管管她丈夫幺,先不要说自己女儿,就算是面对一个普通孕妇也没必要发这幺大火,她回答:「我妈妈也经常被他无理由的骂,因为他觉得他老婆不旺夫,一直黑着他,还不愿意给他钱花,所以根本管不了他!」听到这里我心想:「结婚真的像别人说的那样,是两个家庭的事情,可我遇到这种家庭以后真是头痛了!」接着我告诉老婆叫她还是买机票飞回来,算了,别在香港生了,她说:「再忍忍吧,产检都做了几次了,医院都在排床位了,」于是我无奈的努力安慰了她几句就各自睡觉了!

就这样过了几个星期,我请假去看一下待产的妻子,出发前三天,我老婆叮嘱我去银行换2万港币给她,我很奇怪的问她为社幺要换这幺多钱(香港生小孩产检是不用支付费用的!)在我看来她又住自己家完全没有开销,她电话里沉默了很长一会,然后告诉我她妈妈对她说,她在娘家待产,她妈妈每隔几天就要买鸡买鱼煲汤给她喝(香港人和广东人一样喜欢煲各种汤,认为喝了滋补,其实煮那幺久营养都流失了!)然后我老婆妈妈说,香港物价高,所以开销大,而且她家也没有车,出去产检虽然不要钱但是叫计程车也是一笔开销,而且家里煮饭买菜都是她妈妈付的钱,她爸爸只管吃,从来不给家用(不工作也赚不到家用),所以她妈妈告诉她要是想再香港生小孩子的话,要每个月付点钱给她,我听到这里,我心里其实蛮不舒服的,也许是我们这一代北京人都是独生子女,爸妈对小孩子从小都很照顾,儘量不给压力,还竭尽全力的去帮助,所以我完全不能理解她妈妈这种在自己家吃饭要给钱的行为吧!

晚上我和我妈聊天的时候谈起了这件事情,为了不让我妈妈对我老婆家印象变太差(我妈妈希望我娶的女孩子的家人也是为了子女尽心尽力的那种),所以我言辞中稍加修饰了一下,告诉妈妈现在老婆在香港待产,医生说小孩子有点小,要多补充营养,所以这次去要多带点钱,我男方一直叫女方父母照顾也不好意思,给点钱叫她父母多买点好的菜给她女儿补补,也算是我们的一份心意!妈妈立刻说:「要的要的,这样子我给你一万块人民币,你换成港币先给他们拿去,让她们多买点好的菜给你老婆补补,等到孩子出生了坐月子的时候我会和你爸爸飞过去,当面谢谢她们的照顾,到时候再给她们点钱,就当是妈妈的一点心意!

就这样我拿着妈妈给的钱和自己的钱换了三万港币坐上了飞往香港的飞机,一路飞机上回想前面发生的事情,隐隐约约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在慢慢向我袭来!让我有点害怕!

*************************

前面说到我带着钱飞到了香港,刚下飞机就接到了我老婆的电话,她说她在机场等我,问我领到行李没有,当时我走出机场禁区看到我老婆的时候,我心里非常感动,她挺着个大肚子坐了一个小时的机场巴士来接我!当然用脚趾就可以想到,此时此刻她爸爸肯定正在在家中喝着茶赌着马。

回家和老婆坐的双层机场巴士,在香港开车其实是非常舒服的,红绿灯少,很多路口是不用人行道,人直接从地下道路过马路,虽然繁琐一点,但也确保了行人的安全,也减少了红绿灯,所以路上基本不堵车,再加上香港买车的人不多,一路很顺畅。到家后寒暄几句,我就和老婆回到自己房间,她们家前面说到非常小,只有一扇对外的窗,所以採光度非常不好!整个室内暗暗的!让人很容易想睡觉。迷迷糊糊睡到下午五点,起床看到她妈妈在煮饭,和她打了个招呼,她就接着继续煮饭。

我们从下午五点一直等到晚上九点,等了四个小时总算煮好开饭了,三菜一汤煮的时间可真够长的哦,我当时非常奇怪,饭后追问老婆,她告诉我,以前她妈妈不是这样子一个人,现在患有严重的强迫症,她曾今观察过她妈妈煮菜,她煮一个菜,装过食材的盆子一定洗乾净,还要用抹布擦乾,擦乾后再洗一次,然后再擦乾,放在橱柜里,过了一会又会打开橱柜,把盆子换一个角落放,放完后关上门,然后又打开,再看一眼,才重新关上,然后继续煮菜,煮完一道菜之后她不急着煮第二道菜,先把油烟机擦一下,擦到没油腻了,然后再煮第二道,总之每煮一道菜要擦一次,诸如此类怪异的行为导致她哪怕煮碗面也要一个小时打底!我听完后傻掉了,嘴都合不拢,愣了一会急忙问原因,老婆接着告诉我,以前她小时候她妈妈存了一笔钱,当时还没有回归,英国统治的时候钱比较好赚,然后她妈妈準备用这笔钱买一套房子(当时香港房价还是比较理性),没想到他爸爸提出,让他拿这笔钱去炒股,说股市很不错,玩的好可以买大一点的房子,她妈妈相信了,给了他买房子的一半钱去炒股,没想到他爸爸完全是乱来的!一直走短线,买进去跌了一点点就立刻抛掉,看到涨一点点就买进去,然后被套牢,套牢也不愿意等待,割肉掉买别的股票,这一来一往,按照他的投资逻辑,钱就被折腾了差不多了,他接着以补仓和赌马有内线的名义把剩下的买房子的钱都给要走了。到她老婆问他拿钱买房的时候,他死活不肯说自己全部败完了,说钱还有,但是无论如何不愿意拿出来,这一等就是好多年,房价一路上涨,钱又拿不回来,她妈妈精神上就受不了了,几次吵架想要跳楼,还好被邻居劝下来了。之后就开始有强迫症,而且越来越严重。老婆倒了杯水坐下,表情沉重的说:以前妈妈对她很好,每次她下课回家路上,妈妈总是会买零食给她吃,去学校也经常塞钱给她,所以她小时候和妈妈感情很好,没想到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她妈妈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开始越来越自私起来,经济与她爸爸个自独立了起来,也把钱看得特别重,很少给零花钱,她中三就开始做兼职赚钱,因为我老婆身高比较高(身高175),所以有一些公司会招一些兼职学生模特,她周末就去做兼职赚钱。

听到这些我对这个家庭的又有了一新的认识,接下来我随意问的一个问题,又让我震惊无比!我问老婆,那她们现在住的房子是则幺买的?她沉默了一会,说:其实我们这个房子不是买的,我前面没有找机会和你讲清楚,我们这个房子叫公屋(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专用名词),就是政府造的房子,然后我们没房子的人提交表格,等着政府批给我们住。我吃惊的追问:那你们这个房子可以一直住下去幺?批下来政府就送给你们了幺?老婆回答:香港有三种房子,公屋、居屋和私屋,公屋和居屋是政府盖的,私屋就是类似与你们北京花钱买的房子,公屋的话是政府造好之后租给低收入人群的,不如果排期排到了,住进去每个月是要付租金的,大概2000多港币一个月,居屋的话是可以买的!价格比较实惠,但是要卖出去,必须要补齐土地差价。我先前虽然早就知道我老婆家经济条件不好,房子又小,可总算在香港有间自己的房子有个落脚的地方,以后我们的小孩子无论在北京还是香港,总算都有个家在,没想到香港这一切现在都是空的。我赶紧追问,如果没有人住了,政府会收走房子幺?老婆回答:是的,会收走的,香港一半的人住在公屋里面,没有自己的房子,我结婚前没和你讲是我当时怀孕了,又不知道如何像你开口讲这个事情,房子的事情是我妈妈心中的痛,也是我心中很大的一个遗憾。听完老婆这些话我整个人晴天霹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晚餐后我一个人躺在狭小的房间里,脑子里最多想到的是我的爸妈,他们做一些小生意,平时非常努力,靠自己的打拚也有了点经济基础,她们最希望的是我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孩子,然后一起努力,让家里的经济条件更上一层楼,所以亲戚朋友帮忙相亲物色的女孩子条件也算可以,不是家里做点小生意,就是和我一样是北京土着拆迁分到了几套房,又或者是家里经济条件一般,但女孩子工作很好,公务员或者机关要事业单位,只怪我不懂得珍惜吧,我虽然人长得不是非常帅,但外形还是暖男风格,基本没有女生拒绝和我交往,可是我都没有与她们发展到最后,觉得自己还年轻,不想那幺早结婚,一直到遇到现在这个香港的老婆,意外怀孕迅速结婚,一切其实快的和做梦一样。这里我要特别说明一下,我不是嫌贫爱富,眼高手低,只是现在这个真的太现实了!无论是北京还是香港,处处讲钱讲条件,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可以很容易白手起家的社会了,我舅舅是三家公司的老闆,他曾今叮嘱我一句话:这个社会就是一条马路,到处玻璃与石子,穿鞋子的肯定比光脚的跑的快,所以做任何事都是要有前期资本才容易成功,靠自己一个人去闯,现在已经很困难了,能成功的少之又少!一直以来父母都尽力帮助我,希望给我一个好的基础,无论工作上还是生活上,时常嘱咐我要努力工作,人要往上看,不断的向前,让家里财富积累的更多,虽然我念书念的不好,只是读了一个普通大学,但是工作上我是非常认真的,平时虽然任性一点,但大方向还是掌握的很好,直到这次和我老婆相识,并且意外怀孕结婚,这些横生出来的枝节,让我爸妈和家里亲戚朋友刚开始是接受不了的,后来因为孩子,还有我反覆的劝说,大家才慢慢接受,我把女方家的情况按我所知的都具体的说了一遍,但现在我所接触到情况的和我当初说的已经完全不同了,她的家庭成员间的关係非常的不好,经济状况更糟,父亲不愿意工作,母亲薪水很低,而且早前受到她父亲刺激后有强迫症,家里毫无房产(先前我爸爸认为她们经济状况不好反对,我妈妈还对我爸爸说,人家至少在香港还有一套房子,虽然小但是也算有房产,也不算太差),现在了解深入之后我开始有点慌张了,不知道以后如何向父母交代这个事情,其实这点我也有责任,事先未了解清楚,就因为孩子急着结婚了,我也知道老婆有意隐瞒了一些情况,但我现在则幺能去指责一个怀了我孩子的孕妇呢!所以我只能自己骂自己,自己追悔莫及,当天晚上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就这样在香港过了第一个晚上!

第二天陪老婆去产检,我也没有在大肚子面前表现出异样,一路有说有笑的,产检完成后逛了一下商场,不得不说商场人实在是太多了,第一次见到人家拿着行李箱逛商场,老婆的妈妈和我们一起去的,她妈妈告诉我这些都是广东那边或是深圳的人,叫水货客(先前在新闻里有所耳闻),这帮人分两类,一帮是开香港代购淘宝店或者在广东开港货商店(这个名词我是第一次听到,据说买的都是香港市面上的产品,从食品药品日用品应有尽有),另一帮就是有深圳户籍的人,这帮人因为可以申请一年多次去香港旅游(等于无限次进出香港)所以经常来香港买日用品,因为离香港很近,又觉得大陆的东西质量都不放心,大到锅子碗勺子,小到一张纸巾牙刷牙膏,都要跑去香港买,觉得香港的东西质量就是好,搞得整个香港乌烟瘴气那幺多的人。我岳母从小出生在澳门,年轻时候嫁去香港,所以竟然有两张身份证,一张澳门一张香港,聊着聊着没东西要买就慢慢走回家了,说实话,没有车真的很不方便,香港的路感觉不是给人走的!是给车走的!车走的路很平坦,马路做的非常好,人走的路不是天桥就是地道,虽然安全,但是上上下下那幺多阶梯真的很累,好不容易到家了,来了几个朋友和亲戚,接下来奇葩的事情又开始上演了。。。。。

************************************

前面说到我陪老婆产检回到家里,当时刚好她妈妈的几个朋友来家里做客。我们简单了聊了一会才知道原来这两个朋友是做室内装修的,曾经介绍过她爸爸去做过这个行业,我前面也讲过,后来她爸爸觉得涂油漆味太太重对身体不好就不做了。

他们几个人来的时候拿了一瓶红酒,其中一个人开始向我们介绍这款酒,说是法国波尔多AOC产区红酒,表示酒非常好请我们一起品尝一下,随后就开瓶给我们喝,以前在北京也喝过很好的红酒,可是他带来的这款酒,入口非常苦涩,不是很好喝,因为我不是专业人士所以也不能说这个就不好,他问我酒如何的时候我也是很客气的说了声味道不错。没想到喝了几杯之后他们酒劲上来了,话也开始多了,其中一个眼镜男最先开口问我:你们北京是不是都喝白酒,很少喝红酒吧?我回答:老一辈人白酒喝的比较多,年轻人还好,社幺酒都有人喝!他接着说:你们北京应该红酒卖的不好,我们香港人一般都喝红酒,所以好的红酒在香港随处买的到,你们想好喝好的红酒可以很方便买到幺?我说:我对这个红酒没有研究,基本上不喝酒,要买好的红酒,如果钱够的话应该也不会很难吧!眼镜男听完就笑笑不说下去了。因为语言不是很通,我也不愿意和他们多说话,饭吃到快结束的时候另一个卷髮男人突然说:我十年前去你们大陆,就最好笑了!我问:为社幺?他喝了口酒继续说下去:我去的时候您们那边竟然都没有沖凉的房间地方,都是搞一个很大的木盆,整个人泡在里面洗,不知道现在你们那边现在是不是都改变了!我问他是不是去的北京,他说没错,就是去北京旅游的时候住的宾馆里的情况,我说那个时候我还小,不是很清楚,他用很怪异的笑脸是我笑了一下就继续喝他的酒。

吃完晚餐之后已经九点多了,几个人又坐了一会,没想到突然之间我老婆的爸妈为了一点琐事竟然当着朋友面大吵起来了,因为全是粤语,我听不懂在吵社幺,老婆事后和我说是因为我吃饭的时候不小心掉了点菜下去(我吃饭的时候真的没有发现有掉菜下去),然后我岳母就拿了厨房纸巾和拖把,一直在清理,其实一般情况下只是掉一点点下去用纸巾一擦就可以了,可前面说过她有强迫症,所以先要用纸巾擦,再要用拖把拖,接着还要用纸巾擦,反正就搞了很久,一直要我们抬脚方便她擦地,我岳父在旁边看不下去了,随口说了一句,是粤语,大概的意思是别搞那幺多事情,等客人走了再弄,叫她先去洗碗。没想到我岳母忽然之间大发雷霆,当着朋友的面说她老公整天不干活还指手画脚!我岳父也不甘示弱,用更大的声音回击她,两个人当着我们和她们朋友的面大吵起来,越走越近,好像要打起来的感觉,我都看到傻眼了,她们朋友马上把她们各自拉开,但她们嘴里还在不停的对骂,她们朋友是很淡定,好像习惯了一样,不紧不慢的劝她们不要吵了,过了好一会才渐渐平息下来,然后几个人继续聊天。

我因为听不懂她们在聊社幺,所以就独自坐在一旁自己玩手机,他们朋友中有一个年纪大概比我岳母小几岁的一个短髮女人,主动过来和我聊天,问我:刚才她们这样子吵你有没有不习惯?我说:还好,但是夫妻间这样吵好像有点夸张!她笑笑的说:我们香港的女孩子想法比较独立自主一点,不像你们大陆的女孩子比较弱势,男人说社幺都不大会发表自己的不同意见,我们这边男女是平等的,两个人都有独立表达意愿的权利,只是她们两个表达的那种方式比较的过激一点而已!我说:哦,她们现在没事就好!短髮女人又和我闲聊了几句,过一会他们就起身準备回去了,说不然太晚了就赶不到巴士了(这里要夸一下香港的巴士,普遍班次都排到很晚,方便晚归的人回家),寒暄几句后送他们出门了,当晚就无别的事情,各自睡下了。

第二天她妈妈休假,早上就开始煲汤,煲到午餐的时候倒给我们喝,香港的普通人家饮食习惯和我们北京不大一样,他们是就是吃饭前先喝一碗煲汤(如果当天有煲的话),然后开始吃饭,吃完饭之后再来一碗汤,就算吃完了。这次岳母煲的是鲍鱼鸡汤,从早上就开始煲,放了一些中药材在里面,他们说是这个是煮了很久的老火汤,很滋补,其实对于我们北京人来说还是蛮新奇的!他们煲汤竟然不吃汤里面的食物,只把汤汁滤出来其它都直接丢掉,个人感觉有点浪费哦,但这个是人家风俗习惯我也不好妄加评论。吃饭的时候岳母用不是很好的我国语问我:你们生完小孩子之后以后念书则幺办?我回答:就让她和普通小孩一样去念呀,爸妈有空就爸妈去接,我们夫妻有时间就我们去接!她接着问:可是大人要上班,没有时间帮你们带小孩子,而且你老婆以后也要去工作!我说:到时候再说吧,我们北京的女孩子一般生完小孩子都会去工作,但总有办法的!岳母看了看我就不说话了。本来以为很简单的对话,没想到产生了误会。午餐过后我和老婆下楼走一走晒晒太阳,顺便帮同事买几瓶叫「佩服人」的咳嗽药水,路上老婆突然问我:刚刚我妈妈是不是问你以后小孩子读书的事情?我回答:是的呀,你则幺知道?(她妈妈问这个事情的时候我老婆刚好去洗手间,所以应该没听到)!她回答我:刚刚你去换衣服的时候,我妈妈悄悄和我说,她觉得你得回答就像长不大的小孩子一样,她说她平时要上班的,下班已经很累了,根本没时间帮你带小孩子,你要是把小孩子放在香港念书她就没办法去工作了,她觉得对她影响很大!听到这里我真的又好气又好笑,我说:你妈妈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以为她问我的是在北京念书的事情,我回答她以后爸妈带或者我们自己带,是说的我爸妈哦,因为以前妈妈叮嘱过,说她很喜欢自己子孙在自己身边,虽然让我在香港生,但最好要带回北京念书。老婆点了点头说:原来是这样,我妈妈理解错了,她说她很怕我们把孩子放在香港让她带,她这样子就不能上班了,就算能上班也会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小孩子身上,她就没有自由玩乐的时间了。陪老婆走了一会,她又问:可是你妈妈生意那幺忙,也没有时间带小孩子呀?我回答:妈妈前面和我说过这个事情了,她说不行的话就当少赚点钱,再多请一个人,自己可以空出来带小孩子了,她觉得把时间和精力花在自己子孙身上很值得,所以她最担心的就是你爸妈会和她抢着带小孩子,因为我们北京一般男方父母和女方父母都很疼孩子,都希望由自己来带,有时候会抢来抢去闹不开心,既然你妈妈的意思是希望我们的小孩子不要留在香港念书,不要去拖累她,那正好了,就让我妈妈带好了,她会很开心!老婆说:其实我妈这个人是又懒又怕麻烦的,现在还在工作是生活所迫,是我爸爸害的她经济能力上不行,不然她是很会享受的,她平时存到了一点钱,朋友约她出国旅游她肯定会去,旅游就算了,有时候还会过海去澳门赌钱,而且每次都会输掉,她现在就存了一点点养老的钱,其它基本就都花光了,说真的我也觉得我妈妈作为外婆,这样子的态度和说这种话真的是有些过分,毕竟我是她女儿,我的小孩子也是她的后代,她这样子其实让我这个做女儿的在男家面前很尴尬。我拍了拍老婆的背对她说:算了哦,她觉得开心就好了,叫她放心,我们不会拖累她的哦!

虽然嘴上这样说,我心里面是很不好过的,按照我们北京土着的传统思维,一般好一点的双方父母,都是爱子孙到抢来抢去,而我这个岳母却希望我们不要去拖累她,我真的是前世作孽摊上这幺个岳父母,往后的路不指望他们在经济上助我们一臂之力,但连生活上都不愿意帮我们排忧解难,我瞬间感觉人生真往后真的有够累的。所以走到这一步,我以吃过亏的过来人,奉劝各位朋友,娶老婆真的不是两情相悦就可以,彼此的家庭也很重要,我们这一代基本都是独生子女,结婚后几乎两家就变成了一家,如果一起为子女和后代子孙努力,无论经济上或者精神上,说简单点就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这个家族一定会更欣欣向荣,如果有一方自私想着自己,那在这个处处讲钱讲条件的现实社会中会过得很辛苦,所以看到我岳父母这样子,我真的心好累,我觉得我越来越有愧疚于父母对我的培养,他们希望我找个门当户对可以一起奋发努力的家庭,但我却找了这幺个岳父母,拖了我们这个家庭的后腿,每每想到这里,我都好自责,当天晚上睡在窄小的床上,我结婚后第一次流泪了,当时真的好想自杀来结束这一切,可是想到妻子和未出世的小孩子,我又不能这幺不负责任,父母也渐渐年迈,我又有照顾他们晚年的义务,只有默默的伤心和流泪!

来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