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永远的朋友


我是你永远的朋友

       来到这个世上我感到很新奇,好大的一个地方呀,我再也不用在里面拥挤了,我们兄弟姐妹8个,相继出生,大家吃妈妈奶的时候,都争先恐后互不相让,我因争不过它们,每次吃的最少,所以身体比较瘦弱。在我出生两个月的时候,来了一对热恋中的青年,他们看我胆怯,在同伴中受欺负的样子,竞动了恻隐怜悯之心,他们说我爪子大,小腿粗,能长成大狗,所以把我抱走了。

       他们抱我走的时候,我很害怕,离开了妈妈的怀抱不知会怎幺样,我害怕、伤心,呜呜的叫着,妈妈也在叫,妈妈的声音越来越远,最后终于听不到了。

       那男的开着车,女的抱着我坐在他旁边,说说笑笑,看样子挺喜欢我。我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这是哪里呢?好像是他们住的地方,里面有我闻到过的气味,但也有我从来没闻到过的各种味道,我心里很害怕,只能「呜呜」的鸣叫,我想妈妈,可是妈妈在哪里呢?在妈妈的怀里很温暖,醒来饿的时候可以吃奶,还有兄弟姐妹一起玩耍,可是这里没有,眼前的一切都是那幺陌生。我听不懂他们说的话,只能呜呜呜的啼叫,渐渐地我困了,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睡梦中感觉好像妈妈在舔我,身上好温暖,而且还有一股香味飘过来,睁开眼睛一看是他们俩人蹲在我旁边,男的抚摸着我的头,女的端着一碗拌了肉汤的饭,微笑着放在我的嘴边,我真的饿了,爬起来吭哧吭哧地吃了起来。

       第二天,他们把我放在屋里的一个铁笼里,底下铺着地毯,用小盆盛着饭、水,说这是我的窝。白天他们走了,只有我一个人在家,我好孤独呀,只能呜呜的低吟,我怕孤独!

       主人回来后,有时带我到户外溜达,这是我最高兴的时候,我在外面,这里嗅嗅,那里闻闻,在树根旁、墙角下,草丛边撒点尿,作为我佔据的「领地」,主人有时还和我玩耍,让我追球、跳跃,我好开心呀。

       然而,开心的时间很有限,大多时候他们都把我关在屋子里,很晚才回来。白天我要大小便,我不愿拉撒在我的窝里呀,可是又出不去,有时忍不住了,拉在了窝的角上,主人回家后,看到了很不高兴,紧蹙着眉头,把它清理乾净,还在不停地数落我,其实我是忍无可忍的呀,你们把我关了一天,回来后也不带我到外面溜达,我很郁闷啊。

       后来乾脆连吃饭也不及时了,让我饥一顿饱一顿的,我想:我的主人啊,如果你没有足够的时间请不要领养我呀,你没有时间和我交流,我们怎能相互理解呢?如果你只是把我当成恋人的黏合剂,来修复你感情的裂痕,请不要领养我,你有家人你有朋友,但对我来说,我的生活中只有你一个---我的主人!既然你领养了我,就不该让我孤独,郁闷。

       后来,你竟无暇也无心饲养我了,把我送给了你的父母。老人很温善,默默无语,他用温暖的大手抚摸着我的头颅,我感到一股温馨,我想起了妈妈,也是这幺亲切。老人把我放在一块地毯上,上面有我熟悉的味道。

       老人成了我的新主人,他每天早晨带我到楼下散步,晚上到旁边的小山上溜达,他不让我随地大小便,给我指定某个地方,每次外出他都要带几张摺叠的纸,把大便放进垃圾箱里。每次我看到他叠纸时,就知道他要带我到外面去了,我好高兴,于是情不自禁地跳了起来。

       在户外没人的地方,他任我奔跑,与我嬉闹,他有很多的时间,在家里经常与我自言自语的说话,从他的话语里我知道了,自己是一只雪橇犬,我的祖先生活在北极圈内,那里天寒地冻,冰雪交融,祖先在那里为人们拉雪橇充当交通工具,它们顶风冒雪,载人、拉物资,奔跑于冰山雪原之上,穿梭于村落之间,为人们带来了幸福和快乐,人们亲昵地称呼祖先为阿拉斯加雪橇犬。

       曾几何时,我们被人类带到了世界各地,带进了人们家园,被人圈养起来,渐渐地成了人们的宠物,再也不能拉雪橇了。

       老人很喜欢我,经常给我洗澡、梳毛。我平常吃狗粮,他吃饭时,也会往我盆里盛上一些,让我和他一起分享,我趴在他的身边,感到格外的温暖、安全。

       我渐渐地长大了,长成了一种威武的大犬,人见人爱,有的青年人看到我,高兴地走过来摸摸我的头、摸摸背,有的热情热情地搂着我,用手机拍照与我合影留念,也有的人见我后远远的躲开,因为我长的太大了,有人见了害怕,我也很遗憾。

       其实我对人都很友好呀,愿意做人们的朋友,绝不会咬人!有的小狗见到我也害怕,它们狂吠不止,主人拉着我赶紧躲开,主人不喜欢听狗的叫声,他怕影响人家的休息,因此我从来也不叫,偶尔主人不在时,我感到寂寞了,会发出几声狼吠的低吟。

       我对那些向我狂吠的小狗不屑一顾,看它们在一起嬉闹的样子,我很羡慕,其实我也想和它们一起玩耍,任它们扑我、咬我,因为我孤独所以想求败,可是它们不敢靠近我,只是离我远远的狂叫,那是一种害怕、壮胆的喧哗,主人牵着我远离它们绕道而行。

       主人有时带我翻山越岭,跋山涉水,还让我帮着探路、驮水,儘管很辛苦但我却乐此不疲,主人让我在奔跑中体验自由的欢乐,让我在大雪飘飞的日子里,踏雪追寻原始的幸福,让我在与人善意友好的接触中享受友爱的快乐!

       主人在我身边时,我会不由自主的躺下身子,伸开两臂,有人说我这样是为了让主人抚摸,其实我是表示对主人的臣服,这是我们同类,对主人表示臣服的一种表达方式。我爱我的主人,我想永远和他在一起,儘管我的生命只有十几年,但我愿陪他走到我生命的终点。

       然而,那些天我忽然有了一种不安的感觉,主人似乎遇到了什幺伤心的事情,他时常对家人发火,有时一个人闷闷不乐的坐在沙发上,愁眉不展,低声叹气,好像是那个小主人有什幺事,让他伤心生气。

       我趴在阳台上,默默地注视着我的主人,我因为他伤心而伤感,但却无言以表,只能更温顺的臣服他。主人对我还是依然如故,清晨带我到楼下散步,晚上到外面溜达,但步履却显得沉重,不如以前那幺轻盈了。

       那天,他坐在我的身边,默默地注视着我,眼睛里流露出一股忧伤的神情,他低声的诉说着,似乎是家里这些日子发生了许多事情,他已无力顾及,还有市区不让养大狗了,因此想把我送走,怕我不愿离开,又担心没有好的人家,怕我受委屈。

       我的主人啊,我虽然不能为你分担忧愁,但我对你是永远的忠诚,你的决定我不会有丝毫的怨言,只有服从,和你一起度过的岁月,我很开心,很幸福。

       那几天,我坐立不安,想到要离开主人,悲苦焦酸,心神恍惚。每到深夜,我会忽然爬起来,站在阳台上,从门的缝隙中瞅着主人的房间,闻着那温馨的气味,彻夜无眠,女主人起来了,她也很难过,拍拍我的头,让我趴下睡觉。

       这天终于到了,新的主人要把我带走,他们的身上也有我熟悉的味道,我的主人把我吃饭,喝水用的盆和我喜欢吃的狗粮一块装好,让他们拿到车上,然后牵着我让我上车。

       我恋恋不捨,但又不愿让主人难过,我跳上车去,转过脸来趴在车上,面对着主人,我的眼睛一阵阵发涩,强忍着泪水,不让它流出来,我不能让主人看到我的眼泪,我怎幺能再让主人难过伤心?主人摸摸我的头,轻轻地拍了拍,然后轻轻地把车门拉上了。

       我的主人,再见了,和你一起度过的岁月,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也不要忘记我,假如我老了,你能去看看我吗?当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你能在旁边目送我离去,我一定很幸福。

       主人,请你不要忘记我,我是你永远的朋友!

上一篇:
下一篇: